熱愛文化的人類學家
專訪社會學系副教授Peter Zabielskis

文:校園記者李坤 │ 圖:李思、黃詠豪、部分由受訪者提供
第62期 十月號 澳大人

一個好老師能夠影響學生的一生。社會學系副教授Peter Zabielskis對學生非常嚴格,並要求學生多發問、多思考,他常對學生說:「你的思考可以改變世界。」這位從小在多元文化家庭成長的人類學專家,看待世界問題自有其獨到的視野。

 

世界有太多的差異

20世紀90年代,Zabielskis副教授的祖父母為了擺脫政治與經濟問題,從東歐的立陶宛移居美國紐約。出生於美國的Zabielskis副教授在學習立陶宛文化及語言的同時,也深受美國文化的影響,這使他成為了一個「自覺」的美國人。他說:「作為一個美國人我很自豪,但是我無時無刻地感受到不同之處。」在他的生活中,他經常需要向別人解釋立陶宛在哪裡,是一個怎樣的地方。這讓他意識到在這個世界上有太多的現實與文化的差異。「在享受我成長之地帶給我機遇的同時,我也學著不要把我的一生都束縛在這裡。」Zabielskis副教授說從小在多元文化的家庭長大,給了他一個珍貴的視角,深刻地影響了他看待世界的方式。

Zabielsksi副教授的課受學生歡迎

「它總是令人熱血澎湃」

年輕時的Zabielskis帶著對人類文化的強烈好奇心涉獵各個領域,包括藝術和哲學後,最終選擇投身於人類學當中,專攻建成環境,並獲得了紐約大學的博士學位。他做了許多學術研究,其中包括長達兩年對馬來西亞傳統建築的研究。這次的經驗拓展了他的視野,讓他意識到了自然環境與人造環境深深地改變著我們的日常生活這一觀點的重要性。在提到人類學時,Zabielskis副教授用「刺激」這一詞來形容。他說人類學是對人類物種的研究,是一個無止境的研究,「它總是令人熱血澎湃,總是有學不完的東西。」

 

用熱情感染學生

Zabielskis副教授一直很重視教學,並在課堂上著重啟發學生從哲學的角度來思考一些最原始最本質的問題,他說:「在這個世界上,每一種文化都包含一種人類活動:在自然世界中創造一個安逸的生存環境。因此一個哲學問題產生了:在這個世界上我們需要甚麼?這不單單是指維生所需的東西,我們還需要藝術、創造力及美。」

「我的家庭背景影響了我看世界的方式」Zabielsksi副教授

Zabielskis副教授在課堂上對學生有三個要求:要嚴密思考、要有尋求解決方案的渴望、要學會團隊合作及有求知欲。他會選擇自己所感興趣的話題在課堂上講,因為他相信學生也能夠感受到同樣的熱情和感情,用他的話說:「這是可以傳染的」。他在課堂上經常用真實案例激勵學生為解決不同的問題而奮鬥,這些做法向學生們傳達了一個重要的訊息:你的思考可以改變世界。「我們身處在一個新的世界而這個世界需要新的思考者。我們毫無疑問需要亞洲的,特別是中國的學生站在全球的國際化層面去發展社會理論和哲學。我願意一直鼓勵有天賦的學生去繼續下去並且讓世界聽到他們的聲音。」

 

「不要讓問題的結局都以人類沒救收場」

Zabielskis副教授的學生在課堂上享受著極大的自由度,他說:「希望學生被挑戰但不被對抗,學生一定要參與課堂活動,你的回答有多完美並不重要也不會被評價。」最有趣的一項活動是小組展示。小組展示的名字就叫「告訴我一些我不知道的事」。學生可以選擇任何話題,只要這個話題是有趣的且與課堂有關。在這個條件下,他發現學生變得不再害羞並且十分願意與大家分享,他說道:「只要你找到對的教學方法,學生們其實很喜歡手中拿著麥克風同大家講話。」除此之外,他鼓勵學生們給自己所展示的問題想出自己的解決方案,他說:「不要讓問題的結局都以人類沒救收場。人類創造了問題,也定能解決問題。」


Zabielsksi副教授喜歡到各地考察

整個訪談中,Zabielsksi副教授提到了好幾次他想讓他的學生成為能承擔責任的世界公民,他笑著說:「學生臉上展露追求知識的那份渴望,正是對我努力教學的最佳獎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