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蛋糕大能量──專訪蛋糕達人林鷺

文:校園實習記者王紫琪、譚婉珊 │ 圖:校園實習記者王紫琪、部分由受訪者提供

做事有幹勁,自認是完美主義者的四年級學生林鷺,在澳大學習會展與酒店管理專業。上學期在朋友圈被大量轉載的一篇推文 《「半路」遇蛋糕》正是出自她的筆下。熱愛手工制作的她,來澳大之初並沒有接觸過甜品制作,大一時, 因參加書院關於甜品制作的樓層活動,受兩位學姐影響而學起。

起初,她也只是在社交平台上放些手作蛋糕的照片,後來得到越來越多朋友的認可:「麻煩妳去開蛋糕店啦!」。她坦言真正讓她覺得可以接受訂單的時候,是她完成了一些難度很大的蛋糕後。

  

投入

「很多人問我花了多少時間在蛋糕上,我真的不知道,因為當妳真正投入的時候,是不會管時間的。」 她會用記事本記下所需材料和份量,累積一定經驗、了然於心後 ,便不再做記錄。很多蛋糕師為了把蛋糕弄得更立體,運用很多化學添加物,林鷺就一直堅持忠於自己,「做蛋糕是給別人吃,不是只拿來看。」

林鷺的父親林昌輝是一名畫家,常常會在修改自己作品上花很長時間。林鷺分析,自己可能是受到父親的影響,常常在想「怎麽樣才可以讓蛋糕更好」。最猛的時候,她最高紀錄一星期可以做出五個蛋糕,她說這帶來極大的滿足感。「就算沒有人要買,我也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蛋糕和表達

今年三月份,FBA的相關負責人邀請她參與慈善義賣活動。「沒有理由拒絕,特別是公益性的事情,希望自己能做點什麽。」因為不好意思麻煩別人,於是自己一個人通宵趕出了盡可能多的乳酪蛋糕。看上去可能很簡單,不過「蛋糕不一定要有復雜的造型,簡單也可以很美」,而且把蛋糕做成食物的樣子也是她覺得有趣。義賣所得扣除材料成本,剩餘全部捐出。

  

此外,冰川消融芝士蛋糕,是她切合環保主題,突出創意的作品。對她來說,做甜品不是要求有多大難度,而是要貼合每個蛋糕所代表的意義和主題。

還有一次,朋友看到水晶球,告訴她自己也想要一個這樣的蛋糕。「她們既然來找我,說明她們已經有自己的想法了–就是希望做特別的。」有意思的是,她也向記者笑說,「吃我的蛋糕也是有要求的」。之前有同學不知道她別出心裁的地方,切蛋糕時破壞了她在蛋糕裏發揮的創意,「有點傷心」, 她半開玩笑道。

  

靈感來源

她對蛋糕有自己的要求,為了增加蛋糕的多樣性,平常會上網看相關資料,也會借鑒市面具特色的蛋糕作為參考。她坦然,自己非常享受把想法在蛋糕中呈現出來的過程,獨具特色,而且自己有心滿意足的感覺。

對於熱愛蛋糕的林鷺,只看網上資料當然不夠,她還會特意到網紅蛋糕店取經,「設計類的東西不是學出來的,是需要妳多吸收新的方式、時常更新自己的視野,不然會限制住自己。」 有時和朋友逛街時,看到蛋糕店,自己也會突然下意識地停下去看。林鷺明白「一個人的能量有限,不可能有那麽多的想法」,所以她也常選擇性吸收朋友提供的點子。

  

做蛋糕前,她會看對方的社交網站來了解其性格、喜好。比如這個網球造型的蛋糕,就是她在了解過程中找到創作靈感。「對方很喜歡打棒球,那就幹脆做一個這樣造型的蛋糕。靈感需要有出發點,沒有出發點就很難想出什麽點子」。除了向別人學習,她也在蛋糕中發揮自己的鑽研精神。蛋糕受潮時,尤其是使用食用色素的時候,色素多多少少會滲入蛋糕的白色部分。經多次試驗加研究後,她發現在蛋糕表面鋪上一層椰絲,再將紅色部分輕輕放上就可以有效避免食用色素的滲入了。

「藝術來源於生活,觀察也很重要。」林鷺很喜歡祖馬龍2016聖誕套裝禮盒的配色,靈感由此得來,於是她將其中的配色大膽地運用在自己的蛋糕中。

  

半路on the way

林鷺今年的生日會上,她嘗試從蛋糕胚上創新,將自創的麻薯蛋糕送給了自己。她也坦言,之後想要在父親生日的時候挑戰–將他的畫以蛋糕的形式呈現出來。「不過還原是有難度的,但還是希望有一天可以做到。」

她給自己的微信公眾號取名為「半路on the way」 ,就是「希望自己永遠在路上」。今年是林鷺本科生涯的最後一年,她調侃自己的大學生活,過得總是很坎坷。不過這就是她,一個追求完美、愛折騰、「永遠在路上」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