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人與文學】
文學讓人變得更美好
專訪葡文系主任姚京明

文:校園實習記者張雷蕾、資深校園記者梁馨元 │ 圖:張愛華

澳門大學葡文系主任姚京明教授的辦公室有兩個佔了整道牆壁的書架,塞著滿滿的書籍,當中三分之一是詩集。筆名姚風的姚教授是一位詩人,而在他的文學路上,葡萄牙詩人佩索阿(Fernando Pessoa)的《惶然錄》(O Livro do Desassossego)就令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澳門大學葡文系主任姚京明教授

閱讀豐富內心

姚教授說:“我找到了詩歌,詩歌也找到了我。詩歌就是我生活重要組成部分”。他用“幸運”來形容與文學相伴的人。改革開放之初,他還在內地讀大學,當時許多被視為“毒草”的書又開始出版了,引得人們紛紛到書店排隊買書,他憶述情景有如“飢餓的孩子拿著空空的飯碗去搶糧食”,但這種現象已不復見。

“剛剛接觸真正意義上的文學時,偶爾讀到的《白鯨》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後來又接觸到另外一些名著,譬如俄羅斯作家列夫·托爾斯的《安娜卡列尼娜》,這讓我想到,一個作家職責就是通過非凡的文學駕馭能力去反映出人性的幽深和複雜,以及個性的獨立與自由。”在他眼中,文學是一種軟實力。“我寫過一首詩,說的是‘詩歌不能阻擋坦克,但也許可以把坦克手培養成一個詩人。’”他這樣說。

《惶然錄》展現佩索阿的多面性

姚教授認為,讀書是豐富內心的重要的途徑,亦是一份每天都要做的功課。“人生每個階段,都有對你生命的成長產生重要影響的書,有的從精神上震撼了你、打動了你。有的是語言的魅力令你迷戀,令你欣賞它的語言風格或者是它所呈現的精神世界。”對姚教授來說,葡萄牙詩人佩索阿所著的《惶然錄》就是一本如此重要的書。

《惶然錄》

佩索阿在上世紀30年代去世後,他以異名和仿日記手法寫下的這部隨筆才被整理出版,上世紀90年代初,著名作家韓少功偶然讀到這本書,非常喜愛,於是把它翻譯成中文出版,在國內引起轟動。姚教授說,該書好比佩索阿的心靈日記。“用異名寫作的佩索阿體現了他內心世界的多面性,一方面他每天重覆著單調乏味的日常生活,另一方面他用文學接通精神世界的高深和遼遠。按照我們世俗的眼光來評價,他的一生可以說是白活了,除了童年,他的一生基本上就在里斯本的兩三條大街上度過的,不渴求功名利祿,甘心做商業公司的小文員,除了抽煙喝酒,就是在家埋頭寫作。他是一個人,但同時又從自身分離出好幾個人,他為自己也為世人創造了一個繁複而豐盈的世界。他曾經寫道:我的心略大於整個宇宙。看!這個貌似卑微的小職員多麼牛啊!他不會低頭俯視微塵,而只是仰首凝望宇宙。”《惶然錄》對姚教授的吸引之處,正是它表達了佩索阿心中世界的豐盈。

姚京明教授的書架

文學讓人更美好

姚教授說:“文學讓一個人可以變得更美好。很多時候我們的喜怒哀樂、對社會的關心、對生命的敬畏和尊重,都是通過文字來表達的。東方西方文學的功能都是一樣的,就是讓我們變得更加像一個人,更富有人性。好的文學會教你做一個真正的人,讓你散發人性之光。”

採訪尾聲,姚教授辦公室一幅畫突然掉下,露出後面的一個配電箱。姚教授一邊笑著扶起畫,一邊說:“我就是為了擋住後面這個東西。”姚教授說,如果沒有文學、藝術和詩歌,人生就太庸常和蒼白了。“所以幸好有文學、詩歌和藝術,讓我們的生活變得更有趣一點。”他說畢起抬頭來,看看窗外的藍天。

姚京明教授在辦公室牆上掛著他的攝影作品

人物小檔案

姚京明教授是澳門大學葡文系主任,筆名姚風,詩人。青年時期受到80年代詩潮的影響,開始嘗試詩歌創作。在完成四年葡萄牙語專業的學習之後,首先在北京中國社會科學院外國文學研究所從事研究工作,後在中國駐里斯本大使館工作了三年,最後選擇在中葡文化融合的澳門落地生根。來到澳門之後,開始翻譯葡萄牙的詩歌,後來又跟Ana Paula Laborinho (林寶娜)一起策劃葡語作家叢書――這是華文界第一次大規模翻譯葡萄牙語文學作品。

至今已出版十餘部以中、葡文寫作的作品,包括《葡萄牙現代詩選》、《索菲婭詩選》、《澳門中葡詩歌選》、《安德拉德詩選》、《瞬間的旅行》、《當魚閉上眼睛》及《大海上的檸檬》。他曾獲第14屆“柔剛詩歌獎”和獲葡萄牙總統頒授聖地亞哥寶劍勳章。姚教授亦是策展人和攝影愛好者,曾經籌辦多次展覽。在澳門基金會和澳門大學支持下,姚京明推動誕生了首屆“中葡文學翻譯獎”,以期鼓勵更多優秀中葡翻譯者投身中葡文學翻譯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