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昳:用雙手編織快樂和溫暖

文:資深校園記者梁馨元、校園記者葉珂  │ 圖:資深校園記者梁馨元 │  第94期 十二月號 澳大人

最初她只是簡簡單單想織圍巾給自己和家人,沒想到後來越學越多、越織越久。澳門大學工商管理學院助理教授何昳現在不只織圍巾,還「承包」了家人的背心,更為老人院的長者織蝴蝶巾和冷帽,將編織化為溫暖送給有需要的人。

何昳教授

針織是個「大工程」

何教授(Grace)與針織結緣於約五年前一次經過一間針織店,她說:「在香港,如果你在針織店買毛線,很多店主會教你怎樣織,例如這裡要織幾針、這裡要減幾針。」她當時聽著店主的耐心講解,仍弄不懂決定針數的原理,於是決定去報讀編織課程,學習度身、計算、製圖,一步步探尋針織的藝術。在課程之後她就立即幫她丈夫織了一件別致的毛線衣,「他說穿著很暖心。」她微笑著說。

「織一件衣服是個大工程,我經常要設計圖案,按喜好編制不同圖形,挑戰新的織法。」她向記者展示了最近繪製的V領背心圖紙,上面整齊列出計算公式和標記,每一行的織法都不一樣,她說:「現在我也經常失敗,但我的老師說過不要害怕拆綫,錯了就拆,拆了再來,熟練了就不會再錯。」

左:Grace為自己和丈夫織的毛衣
右:Grace教霍英東珍禧書院學生編織圍巾

忙碌生活的桃花源

Grace於2008年入職澳大,研究領域主要是消費者行為、服務營銷、跨文化營銷等。在繁忙的教研工作之餘,她利用編織來為自己減壓。「我是一個比較急性子的人,編織要非常有耐性和全神貫注,分不出一絲心思去煩惱其他事,整個過程對我來說是真正的放鬆和休息。」

她說織毛衣的喜悅有如拆禮物時的興奮,每次完成一件針織品的成就感就是最單純的快樂:「你在完成整個作品後,才會知道整個作品的全貌。就好像拼圖一樣,你拼完最後一塊,就會看到整幅圖畫的美麗。」這也是Grace在書院開辦針織工作坊的初衷:帶同學們接觸新的事物,也許就會有同學愛上它,以此為學習和生活減壓。她說:「另一個原因是,這個年紀的同學都會想為喜歡的人織點東西,我想這也能為他們的生活帶來快樂。」

左:編織設計草圖 右:為老人院長者編織的蝴蝶巾和帽子

為長者編織溫暖

Grace說,如果有興趣又有能力做一些事,可以想想能否用來幫助別人。「或許是受我媽媽影響,她經常會為老人院的長者做包子點心,雖然只是一人一小塊,但老人家收到後都很開心。」Grace的教會會定期探訪澳門的兩間老人院,但她因為工作繁忙無法參與,於是想出為長者織蝴蝶巾。去年冬天,她織了十幾條蝴蝶巾送給老人家保暖。

Grace後來知道,有些老伯伯不太願意戴蝴蝶巾,於是今年改織冷帽,分大、中、細碼,也有不同顏色和質感,她亦為每個冷帽縫上可愛的圖案。「如果老人家掉失了帽子,他們可能會拿錯隔壁床的。如果帽上有不一樣的圖案,就更容易讓老人家找回自己的帽子。」她表示,如果每個人都可以為他人做一點小事,生活就會溫暖得多,「只要你肯陪老人家,他們就會很開心,會滔滔不絕地說個不停,說再見時還會握著你的手,問你幾時再來。」

織完圍巾想織毛衣,織完毛衣想織帽子,好學不倦的Grace說:「未來我還想學織長袖毛衣、圓領毛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