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子
用文字記錄生命的詩人

文:張愛華、資深校園記者陸美賢 │ 圖:張愛華、部分由受訪者提供  │  第90期 八月號 澳大人

吳浩文,筆名幽子,是澳門大學中國語言文學系碩士研究生,也是一位詩人。因為身體疾病的緣故,幽子跟人說話特別耗力,身體肌肉的協調也不太靈活,他從小意識到自己與一般的小朋友不一樣,曾一度變得敏感、自卑、衝動,遂養成獨處和思考的習慣。他在詩海的世界中抒發情感,找回自我,找回生命的意義。

《彳亍黑夜間》封面和封底設計

借詩釋放壓抑的情緒

幽子憶起初一的聖誕派對需要下樓梯取食物盒,身邊的同學出於好意地說「我幫你拿吧」卻讓他崩潰大哭,「對於別人而言如此簡單的動作,自己卻要別人幫忙」,對那時候的他來說無疑是一種打擊。他害怕在公眾場合說話、很在意別人對他的評價,他曾經封閉自己或失去理智地大吵大鬧,但隨著經歷不同的境遇和挫折,他不斷有所成長。

「上帝關了一扇門,必打開另一扇窗,雖然上天沒有給予我靈活的身體,卻給予我敏銳的思考。」一轉念,世界就變得不一樣。幽子開始改變自己的人生態度,調整思維中的偏激,並學習讓心態轉趨平靜。而在此路上,他深感幸運遇上了詩歌,並由此改變了人生,「詩歌於我而言像是一位『老朋友』,我們一起笑、一起哭,一同經歷著人生。」

高一中文班老師鄭卓立(澳門詩人淘空了)是幽子的啟蒙老師,為他打開了詩歌世界的大門。入讀澳大中文系後,幽子開始大量創作,把寫作培養成為一種習慣,一種生活的表達。他說:「我常常在夜半時分進行創作,一個人在房間中,聽著音樂,蘊釀一天的情緒,通過詩句一行行地將之表達,情緒都會變得美好。」

幽子借詩歌釋放內心壓抑的情緒。他說:「詩歌是朋友也是生活的調和劑,可以平衡日常各種情緒,也從文字中重新認識過去和當下的自己。」

《彳亍黑夜間》在文化公所舉行新書發佈會

從文學中找回「人情味」

幽子曾差點跟文學擦肩而過。高中畢業後,他考入台灣中正大學中文系, 後因身體不適及家人的擔心,便返回澳門重新報考澳大,並獲電機及電腦工程系錄取。由於他寫字不靈活,在參加入學試時獲註冊處和學生事務部幫助,借出大學的電腦給他學習及考試答題之用,而考試時也獲准適量延長作答時間。說起這段入學經歷,幽子特別感謝大學的支持。

在電機及電腦工程系的一年裡,幽子感覺數字裡缺乏了一種「人情味」,於是毅然申請轉到中國語言文學系。兜兜轉轉後,這位詩人最終還是回到文學的路上,「我希望可通過書本學懂與人相處之道,更重要是瞭解生命的本源。」他至今仍感激中文系的譚美玲教授,「她是我轉系時的面試官,可說是她把我帶進中文系。」

大學生活讓幽子留下很多難忘回憶

出版詩集紀念大學四年

進入中文系學習後,激發了幽子豐富的創作力,大一時更奪得「第11屆澳門高校學生寫作比賽」詩歌組冠軍。曾經在人生路上有過迷網的他,從文學的力量當中重拾自信和找到人生的方向,「獲獎的肯定堅定了我以詩歌譜寫自己生命歷程的信念,並堅持至今。」

大學期間,幽子接觸了眾多傑出的作家作品,其中包括海子在內的朦朧派詩人的作品,尤為著迷。經過幾年的積累,在師友的鼓勵下,幽子去年出版了第一本個人詩集《彳亍黑夜間》,收錄了他在大學期間的一些創作,作為送給自己的大學畢業禮物。

由於童年和青少年期成長經歷的影響,「孤獨」是幽子詩作中最常涉及的主題,《孤島的婚宴》是他大二時的作品,也是他最喜歡的一篇作品,表達了他人生之中最主要的情調──孤獨。

《彳亍黑夜間》的封底是一位長髮女子,封面的海浪寓意女子的髮浪, 其中也暗含了幽子在大學時期的一段今已告終的初戀故事。他說:「這本詩集可說是我生命過程中的一個小結。」他特別感謝老師、前輩和友人在百忙之中仍然不計回報地為這書的出版提供援助。

幽子喜歡在校園找處寧靜的角落思考和閱讀

不忘創作的初心

如今,幽子已進入研究生的學習階段。身為中文系的學長,他樂於跟學弟妹交流學習上的內容,以及分享自己的寫作心得。而對於研究生的學習,他認為研究生的學習要比本科有更多的私人時間和自由度更大,但另一方面則需要更大的自我調控能力,「就文學而言,在研究生的學習階段,學習的方法會更趨於依靠自我的閱讀。所以我認為怎樣培養與維持更自覺的學習,是由本科轉入研究生的重點。」

選擇繼續讀研,幽子希望在文學研究領域有更大的精進, 「希望通過研究中華文化、文學創作等,略盡一己之綿力將文化傳承下去。」而作為詩人, 他對自己承諾:「無論身處任何環境,都要保持當初寫作的熱情與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