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創新發明到駕駛飛機

胡致遠:人生不能無聊沒勁

文:校園記者譚濤 │ 圖:譚金榮、部分由受訪者提供 │ 第58期 四月號 澳大人

駕駛飛機、打獵、跳傘、劍道、開快艇、養老鷹,這些許多人一生都未曾嘗試過的事,全部是機電工程系一年級學生胡致遠(Huber)的興趣愛好。他認為人生「不能無聊沒勁」, 自己也不單單是一個喜歡刺激的「人生玩家」。如今年僅20便已是一家科技公司的執行董事的他, 還一直堅持在科研發明的道路上。

這部無人航拍飛機全由Huber自行組裝

「意外一直在發生」

父母都是醫生的Huber,在原本的計劃中是按部就班上完高中報考一所醫科院校,然而,在高二時他不顧父母反對選擇退學,申請並被美國佛羅里達理工學院破格錄取,跟著教授一邊學習一邊做研究項目。他現在回想起來只是笑著用「那段受了刺激而發瘋的日子」來輕描淡寫。

Huber 其實很早就發現了自己對科研的興趣,在高中和朋友一起參加了2013年MIT(麻省理工學院)世界發明者大會獲得優秀設計獎,也是在那時就製作出自己至今最有成就感的作品——脈衝噴氣發動機。而去美國讀書這個意外也為他的生命帶來許多精彩。在美國勤工儉學自給自足的他,考取私人飛機駕照的初衷居然是:「一小時可以掙300美金,假期還有雙倍工資,這比在餐廳刷盤子有效率多了。」當獵人更是讓他在滿足好奇心的同時又賺取一筆額外的收入。在美國的經歷也改變了他的生活態度,「不像很多人的性格有棱有角,現在的我凡事看得很開, 更不會為雞毛蒜皮的小事生氣。」

Huber在17歲時已考取小型飛機師牌

科研路上

在美國讀了一年之後Huber 於2015年轉學來到澳大,這時他已經有了自己一家位於北京的科技公司——酷博創新科技有限公司,開發的項目有空氣淨化器以及融合電動噴氣發動機和懸浮技術的滑板。他也在澳大的曹光彪書院申請了一個房間作為自己的實驗室,研究製造無人機和電磁炮。Huber分享說:「其實做發明就是記下異想天開的想法,再去尋求技術上的支持,和團隊一起合作研發。另外一項能夠在實際上幫助到別人的研究才是有意義有價值的。」

而創業過程中的苦,也只有他自己才能體會:「最大的困難是信任危機,很多人不會放心把項目交給一個還沒有大學文憑的『小孩』去做,想辦法獲得別人的認可十分重要。同時我因為異地管理增加了許多工作量,還常常要請假飛回北京參加會議。」Huber接下來的目標也很清晰,就是申請投資擴大公司的規模,做出一直想做的產品。

Huber中學階段已萌發研究興趣,圖為他與中學同學
合作設計的脈衝噴氣發動機。

少年的煩惱

Huber 在澳大的學費和花費仍只用自己賺到的錢:「父母的錢攢起來更好,這樣我心裡也不會有愧疚感。」可其實,身負貸款的他是有一定財務壓力的:「有壓力才有動力嘛,況且是自己選擇認定了這條路。」科研製作是他獲得別人認可的一種途徑,更是他事業發展的目標。在發明中獲得的成就感和技術的提高讓Huber 感到滿足。然而他也曾質疑過自己投入的這麼多時間值不值得:「我覺得我缺失了和其他人交流的機會,和身邊人很少共同語言,大家的興趣愛好幾乎不重疊,確實會有一點寂寞。」他也自嘲自己「講話太直,生活瑣事健忘,會為找不到女朋友而苦惱。」他的人生很精彩,也太特別。和普通無緣,也許就面臨著成為一些人眼中的「怪人」。但學著與自己的孤獨相處又何嘗不需要強大信念的支撐,一個人時更要像一支隊伍。許多學生對大學生活的定義是來享受青春,玩樂逍遙。Huber有時會想:「其實照那樣過四年,時常和父母要點零花錢用也挺開心,我也不知道別人會不會羨慕我這種經歷和生活。自己會有很累的一刻,但我從最初的『可能』相信到現在『徹底』相信,未來一定會有充滿回報和成就感的那一天,苦盡甘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