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鴻雲的金融與文學世界

文:鄭家宜  │ 圖:張愛華,部分由受訪者提供 │  第98期 十一月號 澳大人

在金融課上,澳大工商管理學院助理教授葛鴻雲生動地引用《三國演義》隆中對來介紹投資組合理論,引用《三國演義》草船借箭和《神雕俠侶》三枚金針來介紹期貨和期權交易,學生聽得津津有味。在葛教授的教學書單裏,專業課本之外,還有一連串的文學讀本。研究股票以外,他還寫詩、閱讀、品茶、聽古琴,彷如一位文人俠客,在悠悠天地之間瀟灑地劍指金融。在這位熱愛文學的金融學專家眼中,金融與文學是一個怎樣的世界?

 

鄉愁的思念

一走進葛教授的辦公室,他即親切來到門口歡迎筆者。這天,陽光和煦,葛教授給人一種文人雅士特有的溫暖氣質,讓初次見面者完全聯想不到他是一位經常要坐在電腦前看恆生指數研究期貨,在課室裏教學生股票理論的理性學者。

訪問期間,室內一直播放著餘音悠遠的古琴樂曲,彷如把葛教授的思緒也拉回到很久很久以前。隨著低沉的琴音,他慢慢地講述他的故事。童年在浙江奉化農村長大的葛鴻雲,自小喜愛閱讀,青少年時期開始創作,尤其在香港科技大學修讀財務學博士學位期間,是他寫詩的高峰期。有大量閱讀習慣的葛教授,對大部分作品涉獵甚廣,遠至唐代大文豪蘇東坡和杜甫,近至現代詩人海子、昌耀及楊牧等。他甚至可以花一整年時間去閱讀蘇東坡全集、唐宋八大家的著作。

1991年移民香港,30年來,在繁囂的都市,他度過了上大學、修讀博士學位、在大學任教,結婚生子等各個人生階段。在他的心底裏,對寧靜的江南鄉村始終有一分嚮往和眷戀,因此在他的大部分詩作中都帶著淡淡的鄉愁,在《家園》一詩裡,他寫道:家園在濛濛煙雨裏佇立/在村口撐一把大傘/把四季都擋在外面/只讓那條小河彎彎地淌過。

小時候的葛鴻雲

「以前的詩我大多描寫鄉愁本身的感覺,現在人到中年,我更多思考自己葉落歸根而根在哪裏的問題。」至今,他一直忘不了故鄉老宅前那條河,那裏流淌著他的童年歲月,也流淌著他對故人的眷戀。

葛鴻雲教授常常懷念家鄉老宅前的河,童年夏天常在那裏玩耍

以文學結合學術施教

入職澳大之前,葛教授曾任香港浸會大學財務及決策學系助理教授,他坦言學術之路並不容易,有一次他寫一篇關於恆生指數的論文,歷時九年才獲發表,回想起來,字字皆辛酸。「論文初稿完成準備投稿之際,我太太也剛好懷孕了,之後卻一波三折,直到我女兒九歲那年,這份論文才能面世。」

以往,葛教授像詩人一般喜歡獨自埋首創作,如今卻扭轉了想法,「研究需要跨領域跨學科的團隊合作,可以集合不同領域學者的優勢,會令結果事半功倍。」

葛鴻雲教授家裏的部分藏書

教學中激發學生學習的興趣,在葛教授看來是一項重要的課題。對新生來說,使他們產生強烈的求知欲,從而養成敏銳的思維力是非常重要的。正因如此,葛教授經常引用一些文學的例子去跟學生講解各類股票投資和期貨的理論。例如引用《三國演義》當中經典情節的草船借箭來介紹期貨的概念。他說:「諸葛亮和周瑜簽下軍令狀,要在三天後的長江邊上,繳出十萬枝箭,這就是典型的期貨合約。又譬如《神雕俠侶》中,當楊過給郭襄三枚金針,一枚金針許一個願,必儘全力給她辦到,這就是認購期權的概念。」

葛教授深知股票理論不是上幾堂課就可學會,只有用活生生的例子教學,學生才能明白箇中道理和樂趣。但明白到任何的投資理財皆有風險,要讓學生深刻體會到投資風險就要實踐。他有一門投資課是專門要和學生一起模擬投資股票,但授課背後的含意卻很深。「當他們輸過才知道投資賺錢是多麼困難的事情。我常和學生說,只有你覺得能為個人和家庭帶來幸福才能投資,不然你就不應該投資!」他教導學生貪念過多就是招災引禍的開始,「貧窮不可怕,最可怕的是貪婪與懈怠。」

書架上有詩集和放錢幣的小瓷器,是葛鴻雲教授生活中的寫照。

寫作成為精神寄託

今學年開始,葛教授擔任金融學課程統籌人,任重道遠。忙於教研工作的他坦言這十幾年已減少了寫詩的量,但在撰寫研究論文過程中,他一樣可以雕刻文字,讓論文增添文學的閱讀性。

他說:「金融學帶給我的是立身的本領,而文學的世界則是精神寄託。人沒有可能24小時都在做研究,也要有業餘的愛好。金融與文學,好比左右腦同時運作,讓思考更靈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