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校園走到社會
澳大人分享職場生存之道

文:校園記者葉珂、實習校園記者梁鎮鴻 │ 圖:編輯部,部分由受訪者提供 │  第98期 十一月號 澳大人

從大學過渡到職場,澳門大學畢業的社會新鮮人有否水土不服?在大學學到的知識能否學以致用?今期訪問了幾位畢業幾年的校友,分享他們初入職場的生存之道。

 

堅持到底定能排除萬難

何鎮東2015年從法學院和榮譽學院畢業後於本地一間律師事務所擔任法律助理,翌年考獲實習律師資格後擔任實習律師,現時他已是一名執業律師。在職場上,他遇過大大小小的困難,但令他感受最深的,是踏上成為執業律師的艱辛路途。

何鎮東

何鎮東解釋道:「畢業後,要先後考獲實習律師資格、通過十門理論考試、完成一系列實習並通過律師最終試,方能成為律師。」何鎮東還是實習律師時,下班後要上課,更要利用深夜及週末的時間溫習。他所在的律師事務所工作環境好,人事關係不複雜,但一邊讀書一邊工作的生活實在十分刻苦,「幸好經歷重重難關後,最終成為律師。」

何鎮東現時在澳大法學院深造法學碩士(中文)國際商法專業,「還是實習律師時,我相信自己可以達到目標,做到夢想的職業,堅持到底真的是排除萬難的唯一方法。」

不斷學習追上變化

大灣區的發展空間吸引了一些澳大畢業生前往內地開拓事業,2017年傳播系畢業的馮嘉俊,畢業後一直在大灣區一間互聯網公司從事社交媒體整合及執行營銷策略,他形容廣告行業風口瞬息萬變,需及時「充電」,多接觸新事物,才不被淘汰。馮嘉俊說以往在大學,只要努力學習,按序完成各項考試、測驗,就有好成績。工作三年後,他發現互聯網行業節奏快如火箭,社會新鮮人必須學會同時處理多項任務,才能追上行業的變化。

馮嘉俊

本科期間,馮嘉俊曾參加澳大校園記者計劃,也在書院擔任過學生助理,為步入社會作準備。「在職場上,要完成任務,就得與同事、上司以及各部門的人溝通和協調,在澳大參與學生組織的經驗培養了我的協作精神。公司不需要只會盲從而不善思考的機器人,有判斷力、具創新思維的員工才受上司歡迎。」馮嘉俊認為大灣區的互聯網行業發展蓬勃,越來越多企業開始向網紅直播、電商變現的方向發展,對即將畢業的同學來說是不錯的機遇與挑戰並存的地方。

讓喜歡的事成為生活

潘曉雯2015年從教育學院數學教育專業畢業,現時在澳門一間中學當數學老師。當老師一點也不輕鬆,除了授課外,潘曉雯需花很多時間備課,她笑言:「我不是在上課,就是在改作業,我也會利用小息的十分鐘時間向同學講解功課。」工作雖忙碌,但潘曉雯卻樂在其中,她認為只有做自己熱愛的事,遇到挫折時才能找到堅持下去的理由。

潘曉雯

「多年前在台灣旅行時我看見一隻鉛筆,上面寫著『讓喜歡的事成為生活』。我很喜歡與學生相處,這正是我喜歡的事,當下我就決定讓這件事成為我日後的生活。」潘曉雯與學生關係十分好,她實習時教過的其中幾位學生至今仍與她保持聯絡,甚至為她慶生。這種亦師亦友的關係,令她在教育道路上決心努力前行。

潘曉雯大學時曾在書院擔任學生助理,在課堂上學到如何指導學生的理論能在書院幫助同學的過程中實踐出來,讓她十分有成就感。潘曉雯建議即將成為新老師的學弟妹們:「只有多向前輩請教,像小孩那樣遇到不明白的事情多發問,才能成長。」

大學時期勇於試錯

來自山西的賀晉勇2013年畢業於社會科學學士學位(政府與公共行政—國際與公共事務)課程,因緣際會下在澳門一家物流公司工作,主要負責跟進客戶的貨運需求與貨物的倉儲、送貨安排和監管等。

賀晉勇

國際與公共事務看似與貨運物流不相干,但賀晉勇認為四年的大學生涯改變了他的思維。「讀大學時,雖然我並無制定完整的人生規劃,但課程培養了我的邏輯分析能力,為日後投身物流業打下重要基礎。」賀晉勇大學時曾加入學生會、在書院辦活動及擔任學生助理,不斷探索自己的志向,並從失敗中汲取經驗。「人生不會只得一個選擇,大學是難得的試錯時期,你可以不斷嘗試,不斷推倒重來,直到找到自己真正熱愛的生活。」

進入「社會大學」至今,賀晉勇遇過不負責任的同事和上司、也面對過堆積如山的工作項目,為此曾感到十分挫敗及煩心,最後都能咬緊牙關,解決問題。賀晉勇克服困難的關鍵是將心態擺正,他建議同樣在職場上遇到挫折的社會新鮮人做好本分,對別人無理的要求敢於說「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