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學生:我們很喜歡學外語

文:校園記者林霞遠,實習校園記者陳寶如、林程峰 │ 圖:何杰平,校園記者田蕙寧、楊子逸 │
第95期 一月號 澳大人

新的一年,你最想學甚麼外語?除了英語、中文、葡萄牙語這三種在校園常常聽到的語言外,澳大還提供法語、西班牙語、德語和日語課程供學生選修。今期我們採訪了四位正在學習不同語言的學生,瞭解他們如何在澳大拓展對語言的興趣。

澳大學生以不同語言送上新年祝福

法語:浪漫的語言

法語在全球有近三億人使用,具有很強的國際影響力,與英語並列為聯合國的工作語言。會計及資訊管理學系二年級學生紀欣然正在修一門初級法語課程。她之前從未接觸過法語,但周圍很多人都說法國是世界上最浪漫的國家、法語是最動聽的語言,令她十分嚮往。

紀欣然在澳大開始學習法語

紀欣然表示:「學習法語最有趣、也是最困難的就是發音。法語發音和英語很不一樣。當你第一次遇到法語發音時,你會發現它非常新奇有趣,但是當你練習它卻覺得很複雜。」但紀欣然仍然努力克服不適應發音的問題。「除了在課堂上跟隨老師的步伐學習法語外,我還利用一個專門學習法語的網站練習聽力和口語,也會看一些法語電影,瞭解法語國家的文化。」

除法國外,全球上還有20多個國家使用法語作為官方語言,分佈在歐洲、非洲、北美、中美洲和大洋洲。紀欣然說:「澳大為學生提供了很多海外交流的機會,希望對將來去法語國家學習時能有所幫助。」

學習德語充滿挑戰

除了法語,德語也是澳大學生熱門學習的語言。經濟學系三年級學生吳沁頤高中時已經開始對德國的足球、建築風格和文化風俗深感興趣,更在網上自學基礎德語,最近在校內選修了一門初級德語課程。

正在學習德語的吳沁頤從小就對德國文化感興趣

吳沁頤說:「德語的句式除了固定動詞位置外,其他都是可以打亂的,所以學起來很痛苦,但也因此讓我覺得學德語很有挑戰性,從而傾注更多精力和時間去學習語法。」

她指出:「許多英文單詞源於德語詞彙,雖然拼寫一致,但是含義與發音都有出入,作為第一外語的英文往往會影響到德語的學習。」為了培養德語語感,她平日會創造一些德語學習環境。「德語有些單詞在不同語境時發音也會不同,沒有具體的規則,所以我通常聽德語歌曲、看《暗黑》、《香水》德文劇,加深認識這些特殊的單詞。」

德語有近一億使用者,在六個歐洲國家擁有官方語言的地位。在澳大學習德語之前,吳沁頤已到其中三國(德國、瑞士、列支敦士登)旅行,但當時只能用英語與當地人交流,覺得有點遺憾。「我希望將來我去奧地利等其他德語國家時,能夠用德語和當地人進行簡單的日常對話。」

西班牙語老師循循善誘

趙芷萱是曹光彪書院、教育學院中文教育四年級學生,在澳大修過德語、葡萄牙語、法語和西班牙語課程。她說,在這四種語言中,她最感興趣和有學習動力的是西班牙語,已經學了三個學期。

西班牙語有超過五億人使用,母語使用者人數僅次於漢語,是西班牙、墨西哥、阿根廷等20個國家的主要語言。趙芷萱說,西班牙語非常實用,但她最初學習的動機卻來自一位歌手。「我中學時很喜歡女高音歌手Sarah Brightman。她是英國人,但也唱過很多動聽的西班牙語歌。為了深入瞭解她的作品,我跟自己說一定要學習西班牙語。」

趙芷萱過去三個學期在澳大學習西班牙語

學習一門語言需要興趣,也需要好的老師。對於趙芷萱來說,在澳大學西班牙語最幸運的便是認識了盡責的老師Nuno。「Nuno老師每次都事先把資料上傳到UM Moodle讓我們預習。他上課時會一邊展示資料、一邊寫一些知識點供同學做筆記,還會講解給大家聽。」趙芷萱說,Nuno老師的課堂最大的特點是師生互動性很強,他經常把學生分成幾個小組,讓他們用西班牙語討論不同的話題,他自己也會參與每個小組的討論:「這種溝通讓我們更實在地掌握所學的知識。」

Nuno老師悉心的教導增強了她繼續學習西班牙語的信心,因此她計劃在澳大畢業後繼續學習。她希望畢業後有機會去講西班牙語的國家,教當地孩子學漢語。在多瞭解這些國家的文化的同時,也可以實踐所學和傳播中華文化。

學日語興趣濃厚

澳大的日本研究中心除了設有文學士學位(日本研究)課程,還提供日語課程給其他專業的學生選修,數學系三年級學生劉珊就是其中之一。她認為,中日兩國交流頻繁,掌握日語有助增強競爭力。不過,她坦言學習日語的初心是為去日本旅遊做好準備,亦希望多瞭解日本文化。

劉珊認為掌握日語有助提升競爭力

劉珊說,老師在課堂會介紹日本文化,以及日本人與中國人溝通方式的不同之處。在校園裡遇到日本學生時,她暫時只能用英語交流或用簡單的日語打招呼,「我對學習日語興趣濃厚,會在接下來的學期繼續修讀。」

訪問短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