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不止一種機會

文:張愛華、校園記者藺建威、梁曉菁 │ 圖:張愛華、校園記者藺建威、部分由受訪者提供  │ 第78期 四月號 澳大人

 

根據澳門大學最新的升學及就業調查,截至去年11月,上屆(2016/2017學年)澳大本科畢業生就業及升學率達91.3%,其中繼續升學為14.9%,成功就業的本科生中有九成在畢業後三個月內找到工作。面對一片好景的就業市場,應屆澳大畢業生當中有些選擇就業或深造,有些卻選擇圓全職泳手夢、到聯合國實習或到歐洲學釀啤酒。畢業,不止一種機會。不管未來的路向會發展成怎樣,這些都是他們當下最好的選擇。

廖俊輝(左)在大學四年收穫眾多友誼

歐洲學釀啤酒

三年前開始接觸精釀啤酒的中國語言文學系應屆畢業生廖俊輝,大二時曾在澳門中區經營一間進口精釀啤酒的酒吧,後因客源太少苦撐一年結業,之後轉做代理香港某品牌的精釀啤酒。出於對啤酒的熱愛,畢業後,他決心到歐洲的一些啤酒廠做義工,學習古法釀酒手藝,“精釀啤酒與工業啤酒最大的不同就是,只用最傳統的水、啤酒花、大麥、酵母四種原料手工生產,這樣才能最大程度保留原有的香氣。”

大學四年住在鄭裕彤書院的廖俊輝對未來充滿期待,畢業在即,他最不捨的是書院導師的師生之情、同學間的手足友誼。“以前覺得讀完大學不會有甚麼轉變,但是讀過之後才會發覺真有所不同。”廖俊輝說:“大學培養了我對社會的批判性思維和獨立思考的人格。而我在這幾年參與書院和社團活動中也獲益匪淺。”

張穎嵐計劃畢業後到聯合國實習一年

聯合國實習

心理學系應屆畢業生張穎嵐計劃畢業後到聯合國實習一年,大學四年住在呂志和書院的她參與過大大小小的義工和交流活動,大一暑假還到過越南鄉村協助建設生態廁所,培養了她服務社會的熱情和能力,“到聯合國實習是一個很好的 機會,可與不同國籍的人合作,也可以嘗試為地球付出一份力。”

大學四年令張穎嵐的改變很大,她說:“比以往積極,做事更有條理,時間管理的能力也加強了不少。”畢業在即,張穎嵐自言快樂比擔憂多,“畢業後雖然要面對很多未確定因素,但這種不確定性才有機會創造更多可能。”

周文顥畢業後做全職運動員

全職泳手

有澳門“蛙王”之稱的周文顥是傳播系應屆畢業生。告別校園後,這位蛙泳健將會做全職運動員,並備戰八月在印尼舉行的亞運會。這位陽光男孩笑容燦爛地說:“我希望在未來三至五年內,專心一致練習和參賽,為澳門創造更好的游泳成績。”周文顥為自己選擇了不一樣的發展路向,積極上進的他對未來沒有擔憂,只有期盼,“畢業意味我可以全力發展游泳的事業,別人也許會奇怪和不理解我的選擇,其實很多地方都有像我這樣選擇的人,只是澳門比較少見,我覺得趁年輕就應該要去做自己感興趣的事。”

大學四年,周文顥最難忘是跟一班同系好友相處的日子,“傳播系的課程讓我對社會也有更多的認識,跟同學做作業和拍攝是我大學生活裡最難忘的經歷。”

Elton Rocha

入職律師事務所

來自西非佛得角的Elton Rocha是法學院應屆畢業生,坦言過去五年的學習和歷練,使他變得更加勤奮,更有責任感。“畢業後我會繼續深造研究生課程,同時也向律師事務所求職。因為法律絕不僅僅是紙上談兵,法庭上的實戰經驗對我來說至關重要。”是否考慮在澳門發展?Elton說:“依照澳門現時移民條例,申請工作簽證並定居並不容易。但是如有機會我一定會嘗試,我熱愛澳門這座城市。”回國求職對Elton來說也是另一選擇。

即將畢業的Elton感到很開心,他說:“我很滿意這五年來的成績,我沒有理由為未來而擔心,我相信堅持不懈總會讓美好變為可能。”他感激澳大提供的多元文化和全球視野,也很捨不得這裡的朋友們。作為蔡繼有書院足球隊一員,他和隊友們贏得了榮譽和友誼。“畢業後,我會想念這裡的一切。” Elton頓了頓說:“人生就是這樣,誰都不能止步不前。”

李佩恩

旅行放鬆心情

生物醫藥專業應屆畢業生李佩恩,畢業之後會先到日本和台灣旅行,放鬆心情,“工作之後,很難會有兩個月的假期去旅行,大學努力了四年,也想趁畢業後的空隙出外放鬆充電。”

旅行回來後,李佩恩希望可以在藥廠裡找到研究性質的工作,“我對生物和藥學很有興趣,在藥廠裡應該會找到我專業對口的工作,我覺得先吸收工作經驗十分重要。” 對比剛剛踏進大學,李佩恩最滿意的改變就是口頭報告的表現,“中學時期的我十分害怕在人們面前說話,做presentation等。每次出去的時候手跟口都會在抖,稿也忘得七七八八。相比之下,現在的我比較有信心,在人們面前做報告時也不怎樣怯場。”

澳大畢業生出路選擇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