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外國老師與他的中文名字

文:庄瑜婷,資深校園記者黃雅琪、校園記者徐欣子 │ 圖:何杰平、庄瑜婷,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澳門大學是一所多元文化融合的國際化綜合大學,有近八成老師來自澳門以外地區。在這些外國老師中,有不少都有中文名字。有的是因為喜歡中國文化,有的為了融入環境,有的為了方便工作,而在這些譯名背後,原來有很多有趣故事……

Joshua Ehrlich
夜華

Joshua Ehrlich的中文名字「夜華」剛好跟一套熱門劇集的男主角一樣

當知道老師叫「夜華」,你可能會不禁問「白淺在哪裡?」,雖然沒有白淺,但澳大「夜華」也很帥。(註:夜華和白淺是內地一套人氣電視劇的男女主角的名字)

人文學院歷史系的Joshua Ehrlich 教授有個超有名氣的中文名「夜華」,學生們都覺得他的名字很有趣。2018年,夜華在美國哈佛大學畢業後加入澳大,「當時我想為自己取一個中文名字,作為融入新環境的一種方式。同時,我也需要有個中文名字放在我的澳大名片上。」

他表示這名字是同系的朱天舒教授幫他取的,據說「夜華」的普通話發音與「夜花」相近,在中國是一個優雅的名字。而他本人也是個「夜貓子」,因為夜晚總是他產生最好的想法以及最有工作效率的時候 ,所以他也喜歡「在夜晚開花」這個含義。他還分享,「後來我才得知『夜華』剛好是內地一套電視劇的男主角,為此,學生們總覺得我的名字很有趣。在日常對話中我很少用到中文名字,更多的是用在孔子學院的普通話班以及澳大的網站上。」

Rui Martins
馬許願

馬許願教授1997年出任澳大副校長時,書畫家王懋軒教授贈他一幅他中文名字的字畫,馬副校長甚為喜愛並珍藏至今。

剛入學的澳大學生,光憑名字可能不會知道澳大副校長馬許願教授是一位葡國人,因為「馬許願」這中文名字非常貼地。他的中文名字也常出現在本地及海外中文媒體上。

關於這個悅耳又富有美好寓意的名字,馬副校長由29年前說起,當時他剛從葡萄牙來到澳門,在澳大科技學院任教的同時,還要為學院的未來發展做大量規劃工作。有一天,一位常跟他接洽文件的學院行政人員建議他起一個中文名字,方便在澳門工作和生活。馬副校長憶述,該位同事翌日即想出「馬許願」這名字並向他解釋:「『馬』取自Martins的第一個音節,而『許願』有『good wishes』的意思,就像你常為澳大的發展寫報告和計劃書,期許澳大發展蒸蒸日上。」馬副校長表示,「當時因不懂中文,並沒有太在意這個名字,但當我把中文名字印在名片後,很多人都不約而同跟我說這名字很棒,除了有很好的寓意外,不論廣東話還是普通話的發音都很好聽,所以我很喜歡這個中文名字。」

他還分享了一件趣事,「有一次到內地出席會議,我因找不到自己的座位而慌張,原來主辦方在座位上放了印有我名字的簡體字卡片,但我只記住了繁體的寫法。」他笑說,那次之後也認得「馬」的簡體字寫法了。

André van Dokkum
杜安哲

André van Dokkum教授的中文名字「杜安哲」由太太起

社會科學學院社會學系的André van Dokkum教授來自荷蘭。談及他的中文名,他覺得中國人起名字往往比荷蘭人有更多詩意的聯想。他的中文名字由太太起,他分享說,「我太太希望取一個最能代表我原姓氏中的重音音節『Do』作為我的姓氏,因此選了『杜』。而我的本名是『André』,於是她提出了『安哲』,寓意為『平和的哲學家』。我覺得這實在是一個美麗的名字,更時刻提醒我要在行動上忠於它背後的意義。」 回憶起當時申請澳門居民身份證時,他表示,「第一次看到我的中文名字正式寫在身份證上,我感覺到一種根植於澳門。」 

Nevia Dolcini
杜雪雅

Nevia Dolcini教授的中文名字「杜雪雅」保留了意大利原文的意思

人文學院哲學與宗教學系的Nevia Dolcini教授有個優雅的中文名字「杜雪雅」。她分享,在姓氏的選擇上,借鑒了中國偉大詩人之一杜甫的姓氏。而她最初的中文名字是「雪兒」,靈感來源於她的本名「Nevia」。「在意大利語中『neve』是雪的意思。我想保留雪的意思,同時尋找一個與我的本名發音比較匹配的字。」最後在中國朋友和老師的幫助下,她改名為「雪雅」。她笑言,「雖然有時仍讀不準自己中文名的發音,但我很樂意將我的中文名字分享給我的朋友和同事。」

Glenn James McCartney
默希濂

Glenn James Mccartney教授的中文名字「默希濂」是一個吉祥的名字

來自北愛爾蘭的工商管理學院副院長Glenn James Mccartney教授的中文名字「默希濂」很洋氣。他分享,「這個名字有吉祥的寓意,大概十年前一位師傅給我取的。不過簽中文名字對我來說較為複雜,為此我花了大量時間來學習如何書寫它。」除此之外,由於他以往常到內地參加各種官方及社交活動,他認為有一個中文名有助他更好地與他人交流。

Todd Lyle Sandel
申大德

Todd Lyle Sandel教授的中文名字「申大德」與其英文姓名相似

社會科學學院傳播系的Todd Lyle Sandel教授的中文名字是他30年前第一次到台灣時,他的一位朋友為他起的。他表示當時被告知,在台灣所有的外國人都必須擁有一個中文名字。朋友為他選了「申大德」,是因為這個名字聽起來與他的英文姓名相似。同時,這三個字對他來說也較容易書寫。

說到這名字背後的含義,他說,「我知道『大德』在佛教中通常會用來稱呼忠實的信奉者。雖然我是一名基督徒,但我認為無論一個人信奉什麼宗教,『偉大的美德』都是一種良好的品質。而至於『申』,如果用『伸出』或『延伸』的概念來解讀的話,我覺得它具有很好的意思,也很符合我的性格,因為我是一個喜歡接觸和學習新事物的人。」

Valentino Cristino
紀天龍

Valentino Cristino教授在澳門土生土長

在多元文化共融的澳大,大家還會遇到土生葡人。科技學院機電工程系的Valentino Cristino教授是土生土長的澳門人。小時候,大家都叫他「華倫天奴」或簡稱他「華倫」。隨著時間的推移,他意識到中文名字是非常有必要的。提到名字的寓意,他分享說,「我的已故父親以前曾用過這名字。在命名的過程,我們首先選擇了『龍』這個字,因為它在中國文化中很重要。然後我們決定使用『Cristino』的音譯,用廣東話再現了『Cristi』或『Cristin』讀音,最後選定了『紀天龍』。」 他表示幾乎每天都會使用中文名字,「例如預約餐廳或聯繫外賣員時,我常被問到是否會講廣東話。如果在下單時簡單聲明姓『紀』就會方便很多。」

人名翻譯小技巧

澳大張崑崙書院院長張美芳教授是一位翻譯專家,她認為人名翻譯是一件有趣的事情,「說難不難,說易不易;既有一定的規則,又沒有固定的譯法。」

她分享,人名翻譯最常見的方法是音譯,但由於漢語詞彙中同音字很多,因此在音譯時還要根據人的性別選擇漢字。按音譯常規翻譯出來的名字雖能接近原有讀音,但容易與他人的名字雷同。為了避免跟別人同名,不少外國人更願意有個特別又地道的中文名字,例如澳大榮休教授Martin Montgomery的中文名「孟甘霖」。

「孟甘霖」這個優美又有意思的名字,當年就是由張美芳教授為他取的。她說這名字既跟原姓發音相近,同時又賦予它好的寓意:姓不取「莫」也不取「蒙」,而是「孟」,與中國古代著名思想家孟子同姓。而「甘霖」是及時雨的意思。「就像Montgomery教授的學生每次跟他討論都令他們如沐春風。他就是學生們求學路上、成長過程中的甘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