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展鵬:從梅艷芳的歌透視香港社會

   文:實習校園記者方安婷 │  圖:實習校園記者鄧芷瑩

80年代是香港影視業全盛時期,也是樂壇傳奇梅艷芳出道和攀上顛峰的年代。身為文化研究學者和梅艷芳的忠實粉絲,澳門大學傳播系助理教授李展鵬最近出版《夢伴此城:梅艷芳與香港流行文化》,以她的廣東歌透視香港的經濟、社會和文化。

李展鵬的研究包括中國電影、大眾文化、性別研究、媒體研究和後殖民文化,日前在澳大曹光彪書院主持「聽廣東歌,瞭解香港文化」講座時表示:「流行文化是很民主的,是可以付費下載的一首歌,也是隨手買到的一張電影票。如果學生無論多困難也要用零用錢買到這張票,就說明這種文化打動到很多人。」

叛逆的聲音

李展鵬說,梅艷芳的造型和歌曲題材百變,被譽為東方麥當娜,她的服裝吸收了一些阿拉伯元素,又走前衛的西洋性感路線,與同代的徐小鳳和蔡琴的穩當形象截然不同。「在其他人都四平八穩的時候,難以想像這樣一位女歌手的出現引起了怎樣的風波。」

在講座上,李展鵬播放《壞女孩》的MV,片段中的梅艷芳穿著牛仔外套、嚼著香口膠。這首歌在內地一度禁播,在香港卻大行其道,售出70多萬張唱片,創下廣東歌唱片的銷量記錄。

李展鵬分享對梅艷芳所在時期社會的看法

百變的形象

李展鵬說,梅艷芳的出道正值香港女性的地位和權益不斷提高的年代,而且當時香港經濟強勁、文化開放、面向世界。「作為殖民地,香港的中國文化不深厚,英國文化也不正統,所以大量吸收外來事物,很多歌星翻唱外地的歌曲,因為既然本土創作不夠,那就借用外來的。沒有純粹的抄襲,只有傳統和西方的融合。」

上世紀80年代的梅艷芳主打中性、硬朗的造型。李展鵬說:「有別於一般女性的媚惑形象,梅艷芳的性感帶有威脅性、強勢的,糅合了多元文化元素。」他舉例指出,梅艷芳既能擔起巴西森巴女王的造型,也能駕馭豪邁的曲風,又能吟誦溫婉的小調。在電影《胭脂扣》中,她唱的是中國風典雅含蓄的歌曲,穿的是唯美的旗袍,她的百變特質與香港社會混雜的文化碰撞息息相關。

李展鵬播放梅艷芳的片段

香港故事

梅艷芳出身寒微,年輕時在歌廳演唱,成名後經常佔據娛樂新聞頭條,心底卻是一個渴望平凡的巨星。她在《封面女郎》一曲表達出對自己的歸宿的擔憂。那種哀怨的情感即使被動感的演出沖淡,雖表面硬朗,背後卻是疲倦的。

梅艷芳去世已有15年,但一直被視為香港的標誌。在尖沙咀的星光大道僅有兩座影星銅像,其中就有梅艷芳的一席。李展鵬認為,可以把明星放在經濟和社會的脈絡去看待,從符號學的角度研究一些視覺上細微的事物,一個國家的社會史也可以由明星來書寫。「梅艷芳演出的女性角色是當時最多元的。她演過女俠和黑幫大姐,也大膽反串男角,都有驚艷的發揮。說是英雄造時勢,也可以說是時勢造英雄。」

李展鵬筆下的梅艷芳並不矯揉造作,時常真情流露,娛樂圈少有,並且樂善好施,社會需要力量支持時她從不缺席。李展鵬有感:「反觀今日,爭論要解決,也要放下仇恨。這樣香港當年的兼容並蓄才不會消失,不然這個『伴隨著香港的夢』就會變得越來越模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