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歌要像大樹一般扎根大地
專訪女高音歌唱家、博士生盛梅

文:資深校園記者梁馨元 │ 圖:資深校園記者梁馨元、部分由被訪者提供

盛梅是屢獲殊榮的女高音歌唱家,曾到過亞洲和歐美多國演唱和擔任聲樂評判,而她的音樂之路始於爺爺在她兒時拉奏的京胡。「我爺爺的京胡拉得特別好、京劇也唱得很好。我兩歲多就跟著他的京胡聲唱《洪湖水浪打浪》,還拿起碟子敲起來。」時至今日,她已經成為獨當一面的音樂家,四年前來到澳門大學人文學院開始修讀博士,探索中國現當代音樂文學和歌劇文學。

澳大博士生盛梅今年初在美國洛杉磯一個音樂會上,作為首席嘉賓擔任獨唱。

歌唱首重情感

盛梅師從著名聲樂教育家、中國音樂學院名譽院長金鐵霖教授,屢獲「廣東省優秀音樂家」和「珠海市優秀音樂家」等榮譽稱號。她早前在澳大張崑崙書院主持「好聲音如何練就」講座,深入淺出,形象生動,多次贏得觀眾的熱烈掌聲。講座吸引了一班喜歡唱歌藝術的師生來聽講,當中包括工商管理學院院長陳靖涵教授等。陳靖涵教授還即場演唱了一曲《我的祖國》。

盛梅在講座上分享其熱愛唱歌的原因,她說:「唱歌可以強身健體,比如消耗脂肪。唱一首歌相當於跑一百米。」更重要的是,盛梅從音樂作品感受到不同人物的喜怒哀樂。「每個人真實體驗的生活是有限,但我們可以通過藝術作品,體驗不同地方的風景,還能通過演唱,體會形形色色的人物的經歷和感情,把我們有限的人生豐富起來。」她表示,人在歌唱時宛如一棵大樹,一方面要將身體打開,另一方面要將氣息像樹根一樣扎到地下。「就像大樹一樣,要長得高就要往土壤深處扎根。」

對盛梅來說,歌唱最重要的是表達情感,歌者要將情感放入腦海,再運用生活的經驗和想象力,以歌聲表達情感。在眾多中國民族歌劇當中,盛梅最喜愛《玉鳥兵站》的選段《我心永愛》,她在演唱該曲前曾經深入研究其背景和人物心理,務求與曲中人物同呼吸、共命運。

盛梅在張崑崙書院主持「好聲音如何練就」講座

接通音樂文學

盛梅認為,文學與電影有助歌唱者捕捉情感,例如經典的影視作品就能讓人體會不同人物的喜怒哀樂,她亦期望接通音樂與文學這兩個領域,貢獻中國民族歌劇的發展。「中國從前有很多創作民族歌劇的作曲家和編劇,由不同的人擔綱。但編劇的不一定懂音樂,從事音樂的不一定懂文學。他們將劇本和音樂結合時總會有些不自然,與西方歌劇還是有一定差異。我覺得需要思考的是,音樂創作界非常缺乏既懂文學又懂音樂的人。」

她相信,文學能幫助歌唱家揣摩民族歌劇中的人物情感,從文學角度探究民族歌劇的歷史故事,同時尋找每首歌曲的獨特唱法。「我希望成為一個集歌者、學者、作者於一身的藝術家,這也是我來澳大攻讀音樂文學方向博士的原因之一。」

盛梅在2016年「第三屆法國戛納中國文化藝術節」演唱民族歌曲

創作紀澳門回歸

盛梅又說,每個城市都應該有一首屬於自己的歌,近兩年她就為珠海創作了《白雲珠海》,目前則在創作一系列紀念澳門回歸20週年的歌曲。「身為一個熱愛澳門、也相當瞭解澳門的音樂文學工作者,我應該拿出熱忱,創作出能反映澳門中西文化交融的歷史、體現當代風采、膾炙人口的作品。」

她為澳門創作的第一首歌名為《望洋放歌》,將澳門的過去喻為伶仃洋,把回歸後的歲月比作太平洋,與《七子之歌—澳門》相比較為輕快。「這首歌代表苦難已經過去了,表現出回歸後人心所向的幸福快樂,這是我看到的澳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