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那麼大,有甚麼放不下?
澳大老師解讀《流浪地球》作者著作

文:校園記者紀璇 │ 圖:校園記者田蕙寧

電影《流浪地球》於內地熱映,使電影的原著小說作者劉慈欣得到了廣泛關注。澳大中國語言文學系高級導師張艷蘭在這波電影熱潮前已很喜歡劉慈欣的書,對他的另一部科幻小說《三體》印象深刻。沉甸甸的科幻小說《三體》三部曲放在她的辦公桌上,書的本身如同故事一般,紮實而厚重,令她看完後不禁感嘆:宇宙那麼大,有甚麼放不下?

張艷蘭老師愛看科幻小說《三體》

與《三體》相遇

「我相信作為老師,大家都是愛書之人,書於我,就像是情人一樣,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張老師說。大多上過張老師課的同學都會親切的稱她一聲「蘭姐」。走進她的辦公室,最吸睛的便是書架上琳瑯滿目的書籍。張老師說小時候最大的娛樂就是看書,小學時期已開始看香港科幻小說作家倪匡的《衛斯理系列》及《原振俠系列》,從那時起就投入到書海的世界裡,與書結下不解緣,她在大學時期更寫過關於倪匡科幻小說的論文。《三體》在2015年獲得有科幻小說中的諾貝爾文學獎之稱的「雨果獎」,張老師當時在中國語言文學系譚美玲教授的推薦下讀《三體》,沒想到一讀就愛上了,而且欲罷不能。

《三體》講述了外太空的三體文明入侵地球,與地球文明展開博弈,最後兩個文明如何互相毀滅的科幻故事。實際上,外星人入侵地球這類科幻小說,古今中外已經屢見不鮮,但張老師說《三體》描述的一個精心構思的世界、跌宕起伏的情節、氣勢恢弘的風格以及精準科學的細節,讓她讀完後對這本小說印象格外深刻。 「當時一讀完,只想跑到外面空曠的地方看看星星。」

《三體》跌宕起伏的情節讓張老師印象深刻

中國科幻走到世界舞

「最早,中國沒有嚴格意義上的科幻小說,都是翻譯過來的。」 張老師說,世界上第一本科幻小說是1818年英國著名詩人雪萊的妻子瑪麗·雪萊寫的《弗蘭肯斯坦》,雖然中國後來有葉永烈、童恩正、鄭文光等科幻小說家,但整體來說,中國的科幻小說影響力不大。《三體》的橫空出世,可以說震驚中國以至全世界,當時評論家給予作者很高的評價:劉慈欣憑一己之力把中國科幻提升到了世界水準。《三體》獲「雨果獎」促使外國人逐漸關注中國以至亞洲科幻小說,拓展了中國科幻市場和圈子,令更多讀者主動加入閱讀科幻小說的行列中。

張艷蘭老師的辦公室掛有一幅她的學生臨摹給她的字畫,
當中暗含了她的名字和她所處的地方―—澳門。

通俗文學亦有可取之處

問到張老師作為一位中文老師,如何看待《三體》這類通俗文學時,張老師說有喜歡雅文學的人認為科幻小說等的通俗文學不能登大雅之堂,但她認為實際上很多通俗文學、網絡文學,例如武俠小說泰斗金庸、有「偵探小說女王」之稱的愛葛莎、日本著名小說家東野圭吾等的書,寫得很好之餘對讀者亦極具啟發性。

張老師說《三體》能引領讀者到一個廣闊的思考空間,譬如宇宙文明的零道德和人類的道德觀之間的衡突、三體文明的威脅下蘊藏的人性惡的一面、大國之間的互相傾軋、對善惡的終極追問、對人類在歷史重蹈覆轍等問題。無關年齡與閱歷,每個人都會在其中體會不同的感受。「《三體》是一部好小說,讀者都能在這部小說中各取所需。如果讀者只想看部好小說,那麼,三體就很精彩,堪比荷里活大片;如果讀者不滿足只看一個好故事,想往深處挖掘,那《三體》也能滿足你。」

說起《三體》對自己的影響,張老師說《三體》讓她從心靈上淨化自己,她還打趣的說:「無論對學生還是對自己的兒子,都變得更加寬容了,因為宇宙那麼大,還有什麼是不能放下的呢?」 張老師很佩服曾住偏僻地區的工程師劉慈欣,可以有如此宏大繁複的創意和如此開闊的視野。「從地球文明、高級的三體文明,到更高了不知多少級的歌者文明等等。甚至美國前總統奧巴馬也特別喜歡這部小說。 」

張艷蘭老師說書於她,就像是情人一樣,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鼓勵學生「悅

熱愛文學的張老師經常也推介自己認為好看的書予學生,但她深感這個世代的年輕人比較沒那麼愛閱讀了,推動閱讀比以前困難。她認為學生不愛閱讀的原因除了因為譬如社會氛圍、學習壓力大等外,也因為他們接觸到一些較難明的書,譬如《紅樓夢》、《變形記》等。「大家都知道是經典,但真正能讀懂的又有多少個,那怎麼能強求學生看得明白呢?」

張老師希望學生在閱讀時感到愉快,因此她循序漸進地推薦學生先看一些看得懂又經得起一看再看的書,不一定是文學經典作品,只要是有意義又好看的,就算是外國的甚至是網絡作品,她也會推薦給學生,先勾起學生對閱讀的興趣,他們自然而然會自己找書看。

人物小檔案:

張艷蘭為澳大人文學院中國語言文學系的高級導師,畢業於北京師範大學的漢語言文字學碩士,現為澳門中國語文學會委員、澳門中國語文新課程研究會監事以及澳門教師志願者協會會員。她在澳大的14年教學生涯中,主要的教學領域為現代漢語、文學寫作、實用中文、語言文化、通俗文學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