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無法取代人性溫暖
沈祖堯澳大談人工智慧時代的醫療及教育

文:校園記者林霞遠 │ 圖:何杰平

2003年非典型肺炎肆虐期間帶領團隊在前線抗疫,被《時代週刊》譽為「非典英雄」、享譽全球的教育家和腸胃病學家沈祖堯教授,日前以澳大榮譽博士身份跟大學師生分享AI時代對醫療和教育的改變,以及人們不會被AI取代的關鍵點。

澳大副校長蘇基朗教授(左)向沈祖堯教授致送紀念品

人類對AI的憧憬

沈祖堯主持的講座名為「論人工智慧時代的醫療及教育」,澳大副校長蘇基朗教授在講座開場前致辭時,介紹了沈祖堯教授對推動高等教育及醫學發展作出的傑出貢獻,並讚許沈教授英勇無私地抗擊沙士疫情,而在擔任中大校長期間,實現多項宏偉藍圖,深受本地、國家及國際的肯定和讚譽。

講座一開始,沈教授說:「當AlphaGo打敗世界圍棋冠軍李世石時,歷史翻開了新的篇章。」他說,早在十幾年前,人類就已經在憧憬人工智慧了,於2001年上映的由史蒂芬·史匹堡執導的電影《人工智慧》就是一部經典的作品,影片中的機械人男孩大衛歷盡千辛萬苦只為成為一個真人男孩,獲得媽媽的愛。電影裡的機械人也會追尋自己的夢想,也會希望被愛,這也暗示著人工智慧將會發展得十分迅速,甚至擁有感情。「確實,AI正在深刻影響醫療和教育領域,人類應該專注做AI無法做到的事,展現人性溫暖。」

沈祖堯教授表示,人類應該專注做AI無法做到的事。

自我診療和全身細胞跟蹤

有沒有想過,未來每個人家中都有一位特別的醫生知悉你所有病史、身體各項指標、能夠快速開出藥方,然後按時提醒你服藥?這就是沈教授描繪的機械人醫生。當幫助病人足不出戶就能精準就醫,人類醫生又將何去何從?沈教授半開玩笑地說:「既然機械人都能代替我們醫生的工作,那還需要我們嗎?答案是需要,只需要我們在責任書上簽個名、承擔醫療失誤的後果而已。」

沈教授說,許多顛覆性的醫療科技正在走進現實。全球第一台外科手術系統達芬奇早在10多年前誕生,可以減少手術時開刀的面積、減輕患者的痛苦,也能以修長的機械手伸進人體進行細微的手術;一些專業運動員穿上特製的緊身運動服,不單為了凸顯身體曲線,更是旨在全面而準確地測量全身細胞的運作;磁力共振掃描借助人工智慧技術,將掃描時間從1小時縮至6至10分鐘,資訊更加全面;製藥方面,研製一種新藥通常需時10至15年,而人工智慧則能匯集各類知識,迅速篩選出對抗疾病的組合,將研發時間縮至3至5年。

沈祖堯教授首次以澳大榮譽博士身份在澳大校園開講

AI取代部分工作,反而彰顯人類價值

有預測指出,全球現時的工作將有一半在20年內被機械人取代,這個現象或會拉大貧富差距。雖然有此憂慮,但人工智慧的發展始終不會走回頭路。無論是政府、企業家還是普羅大眾,都親身享受過科技飛速發展帶來的益處。沈教授表示,我們應該思考改進社會的運作方式,包括職業種類、個人收入分配、社會福利,而非逃避人工智慧。

很多醫生的工作將來都可望由機械人完成,沈教授笑說自己也有失業風險。但換個角度來看,剩下來的、機械人不能做的工作,不是會有更高「含金量」嗎?沈教授認為,醫療人員借助人工智慧,可以拋開枯燥的低技術工作,集中精力應付人類才能做好的工作;醫療如此,各行各業亦然。他又指,人工智慧的出現激勵人們不斷學習、不斷適應新的工作,人們也要學會發掘新的工作或愛好充實人生,而非只是期盼每月發放退休金 。

在這個劇烈變動的年代,一些政府在社會福利制度方面作出新嘗試。2017年2月,芬蘭政府啟動「無條件基本收入」實驗,向參加者每月發放560歐元。由於金額不多但每月發放,這項措施激勵了不少人勤奮工作、籌備資金實現更宏大的事業,也鼓勵了一些具創造力但家境清貧的人堅持愛好、實現理想,甚至激發整個民族的創造力。

沈教授表示,既然人的記憶力無法與電腦相比,死記硬背意義不大,考試和學習的制度必須改變。他建議未來教育需要使學生具備五個C:一)Critical thinking(批判能力);二)Collaborative spirit(與人合作的精神);三)Communications skills(溝通技巧);四)Confidence in themselves(自信心);五)Compassion for others(同理心)。

私隱和信任危機

人工智慧技術廣受青睞的同時,也面對著來自四方八面的阻力,私隱關卡就是其中之一。沈教授以醫療為例提出了一系列問題:用大數據記錄病人的身體狀況確實方便,但能否百份百保障私隱和資料安全?甚麼是私隱?甚麼是可以公開的數據?這本身就缺乏清晰的界線。如何使病人相信這些新技術呢?有多大機會他們會像信任自己的同類一樣信任機械手?如果養老院的老人只是被機械人服侍,缺少與同伴交流,他們會否感到與社會隔絕?自尊心會否因而受到傷害呢?這些都不是簡單的提問,更像是有力的反問,反問那些在人工智慧時代亟需解決的難題。

人性溫暖不可被取代

在講座尾聲,有同學問沈教授在2003年前線抗擊非典型肺炎時有甚麼難忘經歷。他娓娓道來一個感人的小故事:

有一日,沈教授在隔離病房查房時,搭著一個病人的肩膀,和那位病人聊天,然後站在病人前面用聽診器給他聽診,但病人說:「教授,不用幫我聽了,就算聽,都聽背部吧。我怕一咳,你就中招啊!」

原來,那裡多數病人都是在前線感染非典的醫生,對自己的病情都有些瞭解。不過,沈教授說:「不要緊的,給我聽一下吧,我百毒不侵的。」雖然這次聽診並非必須,照X光更加清楚直觀,但這個舉動令醫患雙方互相理解,使他們站在一起。沈教授以聽診為藉口,給患病的醫生施以關愛,患病的醫生則為教授身體著想極力勸說。「這就是有血有肉的醫生,也是AI無法取代的人性溫暖。」沈教授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