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人與文學:蘇育洲看《西遊記》

文:資深校園記者梁馨元    |    圖:校園記者林垚志、校園實習記者田蕙寧、陳長能

在香港文化盛行的黃金時代,武俠電影和英雄主義泛起,澳門大學工商管理學院院長蘇育洲教授就是在那個年代成長的“香港仔”。他小時侯從《西遊記》領略出的俠義精神未曾止息,跟隨他數十年來的求學和事業生涯闖蕩四方。

蘇育洲教授不單是金融學專家,平時也熱愛閱讀文學作品。

一本《西遊記》

讀小學時的蘇教授每次見到盜版書都會義憤填膺,《西遊記》卻是例外。面對《西遊記》,就算是盜版他也按捺不住。“有時候在後街小巷理髮時,有一大幫小孩看盜版連環畫,我不喜歡它非法,但最後我也管不了這麼多,不看白不看。“蘇教授被書中繪形繪聲的打鬥場面吸引,憧憬孫悟空武功高強,於是他在中學起學習柔道,練到藍帶,到了大學又涉獵詠春。“我想退休後在家中庭院裝一個木人樁,但又怕太大放不下。”

《西遊記》將正邪分明的仗義觀念深植蘇教授心中

《西遊記》將正邪分明的仗義觀植入蘇教授內心。“就像孫悟空三打白骨精一樣,打倒邪惡。那是心中的一把尺。對於我們這些天天與錢打交道的人,就是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很多做官的人缺乏這把尺,結果就是貪污犯罪。”作為金融學專家的蘇育洲教授說:“金融對我來說是幫助人的手段。我在澳大成立兩獎學金,紀念我去世的太太,在從前在美國讀書的大學也設立一個獎學金,在教會再建立一個基金,支持下一代教育。我退休後打算去做義工,或也許去做社會企業家吧。”

蘇育洲教授自小鍾情《西遊記》

一碗雲吞麵湯

蘇教授在香港學士畢業後負笈美國,他將這段經歷比作“西遊”,一因學業艱辛,二因思鄉之苦。他在美國取得博士學位後留在當地,在美國的30年間自感“大俠四方流浪難忘家鄉”。每逢假期,他都會與幾位朋友夾錢租車到芝加哥唐人街。“整條街一定是蝦餃、燒賣等點心,從街頭吃到街尾。回來的時候就買白菜乾、酸菜、鹹魚仔。凡是中國的東西都買一大包,回來的時候車都是滿的,當作三、四個月的儲糧。”蘇教授多年前到澳大應聘教席時,他悄悄地問工商管理學院的秘書及職員,可否將晚宴的湯飲換成雲吞麵湯。“沒想到他們真的幫了大忙,非常好吃!之後同事們還送了幾盒速食麵給我,比唐人街的好吃太多。我感動得留著那些盒子帶回給太太,有好一陣子都沒捨得丟。”

蘇教授在香港學士畢業後負笈美國,他將這段經歷比作“西遊”,一因學業艱辛,二因思鄉之苦。

一句誓言一生情

談到他數年前去世的妻子,蘇教授面露哀傷與無奈。“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這首詩寫的意境真的很像我。”自幼喜讀經典、詩詞和武俠小說的蘇教授是性情中人,每週六都會帶一束花到妻子的墓地。雖然令人傷感,但他憶起與妻子相濡以沫的生活時,還是難忍臉上笑容:“有時我用‘七年之癢’開玩笑,我妻子就對我說:七年之癢對吧,你是喜歡她的臉呢,還是手呢,我拿回來給你!當時真的有點嚇倒了。某日她在廚房切菜,我就打趣道‘你不是在磨刀吧’,我倆都哈哈笑了。”

蘇教授的妻子離世多年後,她的哥哥曾對他說:“差不多是時候找個伴了,以後身體壞了,兒女在外,誰來照顧你?”但蘇教授不停地擺手:“放不下,放不下……”

對他來說,這段婚姻代表一份義務與承諾。有如俠客向心愛姑娘立下誓言般,蘇教授曾對妻子許諾“若有來世,我還要再娶你!”他感恩妻子在美國陪伴他渡過種種艱辛,一直著迷於她的藝術氣質、精明與幽默。“她就是一個香港‘辣妹’,愛她就像愛玫瑰一樣,美但有刺,可能我就喜歡有挑戰性的姑娘吧。”說著說著,蘇教授又展現爽朗的笑容,雖然沒有逆轉時間的鑰匙,但他對妻子的思念與愛依然,拍著心口說:“她一直在這裡。”

人物小檔案

蘇育洲教授為澳大工商管理學院院長、大西洋銀行金融學講座教授及亞太經濟與管理研究所所長,擁有超過30年的教學經驗。蘇教授學術成就卓越,曾獲亞洲教育領袖獎等殊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