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青洲山四百年
李業飛澳大分享保育經歷

文:資深校園記者梁馨元 │ 圖:校園記者牛東方、部分由受訪者提供

青洲煙雨是昔日濠鏡十景之一,但青洲山的故事今日卻未必為澳門人熟知。不過,近年不少有心人試圖重拾失落的歷史片段,呼籲保育這座“寶山”,領軍人物就是資深傳媒人、文化遺產委員會委員李業飛先生。他日前應澳門大學霍英東珍禧書院及傳訊部邀請主持講座,細說青洲山四百年歷史。

李業飛近年為保育青洲山積極奔走,主持過數十場專題講座。

史跡處處

李業飛在《澳門日報》任職數十載,2016年起積極關注青洲山,著有《煙雨青洲四百年》一書。青洲原為澳門半島西北面的一座綠島,後來因為填海與半島連成一體,迎來不少發展,近數十年卻被人淡忘。“如果你走進山上,你會發現古建築被枯木塑膠袋掩蓋,牆上佈滿青苔。”

李業飛表示,青洲山見證了1840年代“關閘之戰”等歷史大事,又有年代久遠的天主教修道院和避靜院,以及由葡萄牙人建立的軍事設施,包括眾多碉堡。抗日戰爭期間,澳門同善堂曾在該處設立青洲粥場和避難所,救濟從內地和香港來澳避難的人士。一些有志之士更將廣州的知用中學遷至青洲,訓練青年前往粵北支援抗戰,種種史跡無不彰顯澳門人的家國情懷。李業飛說:“那是凝聚了我們澳門人民血濃於水的愛國互助精神之地。”

左:李業飛曾多次帶領團體登上青洲山
右:李業飛與立法會議員黃潔貞(左)到青洲山探索碉堡等軍事遺跡

有待保育

李業飛表示,雖然青洲山已於1976年被澳葡政府評定為文化遺產,但因為產權問題,保育工作仍然有待推進,山上的百年古樹和軍事遺跡更日益受到威脅。“原生態是我們人類的未來,青洲山是座難得的半原始生態公園,擁有36棵古樹,包括澳門獨有的血桐古樹,值得傳承。可惜颱風‘天鴿’之後,此樹已被摧毀。在眾多歷史文物中,例如建於一百多年前位於青洲山旁的中國首間‘青洲英泥廠’亦已被拆,只留下照片。”

左:李業飛提到青洲山在抗日戰爭的歷史時,即席以小提琴演奏一曲《二泉映月》。
右:霍英東珍禧書院院長莫啟明教授(右)向李業飛致送紀念品

寄望年輕一代

為了呼籲社會關注青洲山,李業飛與志同道合的議員和團體多次登上青洲山,宣揚它的文化和生態價值。他亦與土生葡人軍事研究者列加度和今年初發現新物種“澳門細蟻”的年輕昆蟲學者梁志文合作,挖掘青洲山的寶藏。李業飛感慨:“許多人問我是不是在青洲居住、工作或讀書。我都表示否定。我只是心疼,不想蘊含著多領域學術文化價值的寶山沒落消失。”他相信保育青洲山的希望在於澳門的年輕一代,“功在當代,利在千秋,希望有更多年輕人認識到青洲山的價值,保護和保育這座與祖國相連的綠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