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丹澳大開講 談傳統文化的現代意義

文、圖:校園記者梁馨元

“中國人本應有的樣子就是這麼雲淡風輕。在這個日子越來越急功近利,越來越惶恐焦慮的時代,更應有中國人本該有的悟性,言語與風度,不忘初心。” 知名文化學者、北京師範大學教授于丹在澳門大學霍英東珍禧書院講座上大談中國傳統文化現代之美,勉勵學生做“有根的世界公民”。

于丹接受《澳大人》採訪談傳統文化

正視傳統

“年輕人普遍認為傳統文化的東西過於久遠,過於迂腐,不願意去瞭解或只是當成課本專業上的知識。但其實不管你喜歡傳統文化與否,都應先多作瞭解,而不是人云亦云的一味批判。”於丹道。

傳統文化透出古時的真性情,無論是“子曰: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的浪漫閒適,還是“黃犬過霜橋點點梅花落地,烏鴉踏雪路,片片竹葉朝天”的情趣小調,都是古詩中國詩詞寄於深情的獨特方式。于丹說:“佛家禪意美學傳達出來的簡約空靈減法生活對現代人來講,其實是來自傳統文化的現代減壓。”

于丹的講座引發學生深思

年輕一代總對中國傳統文化有種莫名的抗拒。土木及環境工程系三年級學生楊雨霖感歎:“大概是因東方人特有的含蓄,喜歡修飾。佛家所講的‘業障太重;種善因方已求善果;無常與因果’說出來的仿佛沒說。但道理用白話文解釋其實很簡單,業障即人的缺陷,善因可得善果即努力便可得成就,無常即萬事皆有可能,這便是佛家的禪意,因果思想的體現。對待傳統文化不因摒棄也不該供奉,你越輕鬆的看,越能體現出其價值。”

傳統文化難免會受時代的枷鎖。于丹說:“若儒家思想過分對立固化,但世易時移,擺脫歷史局限性的觀點就可用道教佛教乃至西方多元的知識系統與之平衡,道德經可以給你最基本的思維就是陰陽相生,任何事情相生相剋此消彼長,都應辯證看到。”瞭解傳統文化迷人之處而不被其束縛,能拋棄一些糟粕,汲取不同知識精華相互平衡,才是正視傳統文化該有的方向。

學生踴躍發問

不忘初心

不忘初心認清自我,是人一輩子的修煉。讀傳統文化,可養育一生的真性情。于丹說:“中國有很多講方法論的東西,‘孔子的舉一反三;道家的為學日益,為道日損;佛家的頓悟’都是可以轉化為當代價值的。但知識的‘知’你加‘疒’便是痴。人讀書消化不良那是要得病的。那便是習得傳統文化你在去精華而後去感悟,想著你為甚麼這麼做,要為你所用。”

第二語言習得研究生周奕伯認為“書中黃金屋,其實是一門生活的藝術。當你逐步車站時,剛好一輛71離開了。‘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想著想著,眼前不就來了一輛73,傳統文化便轉化為一種豁達。在這碎片化爆炸化的資訊時代,更需要靜心體會‘會當淩絕頂,一覽眾山小’的格局,結合人生經歷,運用自如。”

于丹與學生交流

“不忘初心,倘若連中國人本來的初心也不知如何。又怎麼擔當起人生的責任與使命?明白中國人講中國話是可以如此優美,並不意味著是逃避責任,一味專研傳統文化。恰恰相反,只有這樣重拾身為中國人的自信與擔當,才得以在大千世界中站穩腳跟,做一位有根的世界公民。”于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