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播系老師謝曉陽的動物哲學

文:校園實習記者鄧瀅 │ 圖:張愛華、部分由受訪者提供

“我們人類應該更有責任去尊重動物。”這是澳大傳播系高級導師謝曉陽在採訪中多次提到的話。曾在法國攻讀哲學博士學位的她,後來在雜誌社做了七年記者及編輯,如今已在澳大教書多年。然而,這些年來,謝曉陽的另一面,是致力提倡認識及保護動物意識。近月,她更埋首一本有關人和動物關係史的書,預計明年初出版。

謝曉陽與她的第一隻狗「六仔」(2007年)

動物需要被尊重

在謝曉陽看來,如今人和動物之間的關係當中,人類更應該去尊重動物。“今天,人類已爬到了地球生物鏈的頂端,亦自稱為最高智慧的生物,不是更有責任去尊重和保護動物嗎?!”不過她強調,尊重動物不等於愛動物,太過溺愛,很容易會變成人類中心主義的體現,人會將自己的慾望投到動物身上,尊重動物需要思考怎樣才是對動物真正的好。

謝曉陽與她的另一隻狗「Coco」(2016年)

因為動物作出的改變

其實,10年前的謝曉陽也沒有意識到尊重動物的重要性。那時她跟很多人一樣,喜歡下班以後去逛街,也會買名牌,會用真皮的製品。現在的謝曉陽大部分時間選擇吃素,咖啡轉飲齋啡,拒絶再買動物的皮製品,這些改變的轉捩點始於朋友送來的一隻狗。這隻狗就是“六仔”。

謝曉陽致力提倡認識及保護動物意識

謝曉陽後來為了和六仔有更多的互動,經常帶牠到郊外,接觸多一點大自然,慢慢自己的生活習慣也改變了。謝曉陽坦言:“動物影響了我對事物的看法。其實生活可以很簡單的,動物的要求其實很少,牠們的生命其實好簡單,牠們都會好開心。”後來,她再慢慢觀察動物和人的關係。她發現,在我們的世界裡,有很多對於動物的誤解。提起幾年前香港野豬進入城市“嚇人”的這一事件,她說社會常常告訴我們野豬很兇會咬人,但後來在她看見野豬時,只是休閒的走來走去,而已經有人準備要殺它。“這不是動物可不可愛的問題,這是一個我們是否該將動物納入倫理對象去看待的問題。

2018年謝曉陽在日本奈良與鹿合影

教育人比教育動物更重要

在世界各地,不少人養小動物,但儘管謝曉陽倡議保護動物,卻不贊成人們隨意去飼養動物,甚至反對買動物來養。“要想清楚,你是不是可以對這個動物作承諾?是不是有這個能力和耐性去陪伴牠一生?這不應該是一時興起的決定。”
今天,城市發展迅速,人和動物的地理邊界愈更模糊,兩者之間的衝突亦會增加。當人和動物相遇的時候,謝曉陽覺得教育人如何去對待動物顯得尤其重要。在外地一些大學裡,會有一些由師生組成的保護動物團體,一方面教育馴化盡量不去影響到人類的生活,另一方面,也會去教導其他同學和老師如何對待動物。而在澳大,謝曉陽希望將來可以開一些通識課程或是在書院開一些講座,從歷史的視角開始講起,闡述數萬年來人與動物之間的關係變化。“人和動物的關係,非常複雜,包括狩獵社會、農業社會、飲食文化、圖騰及宗教信仰,還有動物園及馬戲班等等。我認為,如果可以講清楚人和動物之間的關係,也許大家會更明白為甚麼我們要去尊重動物。”

謝曉陽在澳門社區宣傳有關動物的講座

哲學是給生命的

曾經在法國攻讀哲學博士的經歷,給謝曉陽帶來了很大的影響。“哲學拓闊了我看事情的視野,給了我很多可能性去看待人生,是一個很重要的啟迪。」其實,在她一開始去法國讀書的時候,也沒有想好讀甚麼。在偶然的機會,她在朋友家裡讀到了尼采的《道德的彼岸》,當下她深深地沉進了尼采的世界,從此與哲學結緣。後來回想,正因為哲學在思考生命、思考倫理、思考價值,謝曉陽在接觸到動物的時候,才更容易調整原本對動物的刻版印象。“哲學有能力打散生命中一塊塊的刻板印象,在零散無序的碎片中,你反而會找到了生命當中很重要的那個東西。”

謝曉陽贈其著作《「牠」者再定義》予校園實習記者兼其傳播系學生鄧瀅